虚拟化 频道

VMware绝密武器MARVIN:软件定义之战

  【IT168 评论】整个虚拟化业界都在以推文的形式紧张预测着VMware的MARVIn到底是何方神圣。对于那些尚不了解情况的朋友来说,我们可以将MARVIN简单归纳为——VMware面对Nutanix等超融合型竞争对手推出的硬件与软件回应方案。

  每个人在这股浪潮下都拥有自己的选择权,每个人也同时拥有自己的理论思路——不过VMware作为虚拟业界的龙头则小心地保持着沉默态度。这里我谈谈自己的一点看法。

  来自VMware内部的多位消息人士告诉我,MARVIN——至少其初代版本——并不会面向企业用户发售。它不会在VMworld 2014大会上正式亮相或者由VCE共同推出,甚至暂时不会出现在Nutanix的竞争对手名单当中。

  作为初步方案,MARVIN的目标客户群体为“小型到中型”IT组织。鉴于VMware产品组合的强大实力,通常来说从Synology与Western Digital这样的小型企业到戴尔及惠普这样的技术巨头都应该对MARVIN保持高度关注与警惕的态度。然而事实上,就目前来看这些厂商暂时还非常安全,毕竟VMware一直不太擅长占领“小型到中型企业”市场。

  MARVIN的宣传海报首次现身于VMware公司位于帕洛阿尔托的总部当中。作为其强大助力之一,MARVIN很可能会将VSAN作为其运作核心——而后者也将成为这场技术剧变的导火线。而且正如政治斗争一样,我的一位知情好友将VSAN视为与“全球核战争”具有同等地位的历史性事件。在这种激烈对抗当中生存下来的惟一方式就是,选择抽身离去。

  所有这一切让我对MARVIN建立起了初步的印象。首先,它将是一套极为出色的方案;它展示出在将各类VMware技术成果聚合成统一体之后所能迸发出的强大能量。

  其次,我认为这个项目很可能由于某些并不合理的趋势导向所击败,除非虚拟巨头能够在EMC联盟那复杂的政治关系当中捋顺出一条清晰的支持脉络,从而使各参与厂商为其提供助力。最后,它恐怕不会以合理的价位出现在目标市场当中,至少在初代版本中会存在较高的溢价状况。

  软件定义基础设施

  MARVIN将成为一块技术成果的展示平台,它相当于针对即将到来的软件定义基础设施浪潮所打造的概念车型。VMware希望能在这片新天地中一马当先,这不仅因为他们拥有强势登陆并占得立足点的技术储备,同时也由于他们有意愿将自己的名号在这里继续传扬下去。

  如果VCE联盟的解决方案属于“融合型”成果,而Nutanix及Simplivity的方案可算作是“超融合型”产物,那么VMware肯定希望大家能够将MARVIN同样视为“超融合型”机制——或者至少要作为“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概念存在。坦诚地讲,我并不确定虚拟巨头是否已经规划好其市场推广口号——目前我正在努力收集与此相关的各类信息——但他们明显希望通过资金投入让客户们在提到软件定义基础设施的时候首先想到VMware及其相关技术方案。

  但当我谈起“即将到来的软件定义基础设施之战”时,为什么会将MARVIN视为一套表现出众的解决方案呢?为了确切找到答案,我们需要深度审视这套由VMware推出的完整堆栈,并了解率先推出MARVIN这样的机密技术项目到底有何必要。

  超越Nutanix

  MARVIN带给我们的成果远比Nutanix更为丰富。目前已经有众多有能力运行VSAN的认证节点产品,它们已经通过了虚拟巨头的严格审查并获得了官方肯定。作为秘密项目,MARVIN还需要一套效果良好的管理界面,而VMware深信他们可以通过在vSphere内部创建VSAN的方式获得可以与Nutanix正面对抗的用户界面。

  从逻辑角度分析,VMware将以更大的热情与精力为MARVIN拉拢到远超VSAN的支持阵营规模。大家可以想象安装有ESXi并预先加载一系列VMware软件的SupermicroFatTwin产品。除了VSAN之外,MARVIN还将具备vSphere高级数据保护、vCenter站点恢复管理器、vCOPS、vCloud套件以及NSX等众多护航力量。配置当中还将包含vCloud混合服务,因此用户将能够以一键方式轻松将工作负载迁移或者备份到VMware的云环境当中,甚至在不影响全部附加功能的前提下使用由VDI节点预先构建而成的基础设施模型。

  说起MARVIN,我们绝不仅仅将其作为Nutanix的竞争对手。世界上每一家技术厂商都将在几个月之内将支持的一票投给这位以VMware VSAN为基础的Nutanix天敌。我们要强调的其实是全球第一套受到巨头祝福的基础设施即服务设备。Simplivity也许对此抱有微辞,不过事实上完整的VMware堆栈足以对抗市场上的各位竞争对手,甚至微软都无力对抗其强大压力。

  如果大家坚持自主构建基础设施方案,那么MARVIN方案的所有优势都将毫无意义。就连VMware自己也承认NSX难于配置、也不容易为客户所接受,而且根据过往经验、集成VMware整套产品堆栈会“不可避免地让System Center的运作方式”变得难于打理。

  在一系列技术成果——以NSX为代表——逐步转化为现实的背景之下,与MARVIN保持竞争关系的厂商们(咳咳,也就是Simplivity)恐怕不可能夺得第一位“软件定义基础设施供应商”这样的崇高头衔。除非未来两个月内会杀出一匹强劲的黑马,否则MARVIN将必然成为VMware在这座全新技术高峰上树立起的首面旗帜。

  如果大家还在努力从服务器或者存储阵列身上榨取潜能,请尽快换个思路

  请别误会:这并不是在为MARVIN造势,而是真真正正的发展方向。如果大家仅仅将转变的目光投向服务器,那么绝对无法在未来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去。如果大家关注的仅仅是存储阵列,情况也是一样。服务器SAN——例如VMware的VSAN、MaxTa、Nutanix以及Simplivity等等——才真正代表着通往明天的技术解决思路。不过虽然已经找准了道路,但他们目前还没有表现出足以在这场对抗中强势胜出的压倒性亮点。

  种类丰富、品牌多样的云计算方案已经为我们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在这里大家不必再亲手打理与基础设施相关的各项麻烦工作。节约下来的运营成本总值高达数十亿美元,企业在摆脱内部基础设施设备之后、这笔巨款将迅速流向由Amazon打造的锁定黑洞。

  大家千万不要把这种便捷性与易用性视为SAN的另一种形式。Amazon、微软、谷歌已经给世界上的每一家设备制造商与软件方案供应商带来严峻威胁。换言之,VMware有可能为了打造另一种移动应用而最终放弃自身最为擅长的虚拟机管理程序业务、进而将其占比高达30%的丰厚利润拱手让给微软吗?

  当然不会。

  因此,以VMware、Supermicro、戴尔、惠普以及联想等为代表的供应商们都必须适应新时代下的新挑战。他们需要打造出足以令客户满意的基础设施方案——既能够提供可与公有云相媲美的易用性,又具备内部设施的所有优势。

  这样的要求正好为融合型基础设施开辟出了完美的施展舞台。大家不用担心自己的使用方式与服务供应商要求不符而与系统中心设计方案发生冲突,也不会因为ESXi与自有IPMI控制器或者服务器内的硬件传感器无法顺畅对接而高声怒骂。与此同时,我们也无需辛苦建立起监测、备份、API集成或者其它令人头痛的技术体系。

  云计算已经成为沉睡在设备包装之下的巨龙。打开盒子,接入集群,开启电源,这条“云”之龙就能轻松一飞冲天。

  这种开箱即用的基础设施方案既具备全部云优势,又不会带来高昂的开销。如果要下注选择未来的胜者,我会把自己的钱交给MARVIN。到明年这个时候,它还将迎来更多同伴。可以说,软件定义基础设施的世纪之战当下才刚刚拉开序幕。

1
相关文章